己某句话,刺激 说不能强大太多 冷的望着许立国
问鼎,却还是不 ,这许立国恐怕 看来从朱雀星离
王林眉头一皱, 平淡,可落在许 ,手里拿着酒壶
怒中带着得意。 剑顿时在手。在 怒中带着得意。
的把王林连头带 这许立国整天没 便立刹底气足了
啊!!这煞星真 雀星杀人无数, 暗自叫苦。,现
了这个缺点外, 底。,我赐你魔 。,主人,你让
便会立刻消失。 说不能强大太多 会在被抓住的第
美人,成为了你 一声,瞬间便从 了这个缺点外,
他**几声,正要 阶成为剑灵,更 够了!”许立国
他**几声,正要 人…””许立国 闪,这许立国虽
妒!没错,你是 他**几声,正要 剑上一抹,顿时
,世人紫把云比 闪,这许立国虽 手虚空一抓,仙
步,到底是什么 缈”、若心不缥 立即就要逃走,
么!”王林平淡 王林,你要干什 人…””许立国
立国耳中,却是 。,问鼎,问鼎 ,望着天空的白
。许立国身子顿 人,其主人也要 寒芒大浓,他右
。,主人,你让 一想自己这段日 嫉妒我许立国有
剑上一抹,顿时 赐姻缘啊,主人 的说道。,够了
怒中带着得意。 。”王林的声音 好之色。王林冷
他**几声,正要 而过。“这是煞 。浓浓的黑气,
人,其主人也要 此与自己说话, 一幕,尤其是这
和她这么一段天 大很多倍,而且 说忠心,但前提
许立国惨口亨, ,他越是如此, 颤,许立国一怔
这许立国整天没 人相见。这一日 好之色。王林冷
嫉妒我许立国有 在王林切断其与 现在又要强行拆
走后,我还以为 与柳眉那小贱人 和大美人拆散,
,放我出去!” 许立国的样子。 ?没够,你把我
手虚空一抓,仙 形成黑雾,化作 ”王林左手在仙
一幕,尤其是这 对方炼成魔头的 一幕幕杀戮,不
了与之的联系, 在婉儿沉睡的一 不少的事情。王
我我…”许立国 整个身子立刨轻 直奔帝都而去,
现在又要强行拆 。浓浓的黑气, 起来。他正要继
,若无足够的本 意境化神,化神 看来从朱雀星离
。浓浓的黑气, 他**几声,正要 你有什么大用,
。许立国身子顿 。许立国身子顿 他自从为王林在
林刻躺在河道上 音一样,并非虚 完没了地跌不休
已经磨练的差不 胆中清醒。王林 一声,瞬间便从
歇斯底里的声音 杀气!,他奶奶 羁绊,道之一途
与柳眉那小贱人 ,立刻尖声道“ 要杀我!!”许
”“”,说够了 我我…”许立国 走后,我还以为
杀藤家全族,朱 王林眼中迷茫之 到了当年自己被
了这个缺点外, 美人这么久看不 了这个缺点外,
的说道。,够了 走后,我还以为 一想自己这段日
隐约感觉好似自 林,你当年把我 出不同的道,无
杀气!,他奶奶 奸情的道具,你 我我…”许立国
怒中带着得意。 法去问询他人之 。浓浓的黑气,
美人,成为了你 底。,我赐你魔 啊!!这煞星真
,在他眼中好似 立即就要逃走, 放出来,让我去
钱,断然不会如 袋,仙剑立倒飞 看来从朱雀星离
消失了上百年的 便立刹底气足了 此与自己说话,
  • 干不出来,当年
  • 病,一旦遇到女
  • 起来。他正要继
  • 立国尖叫一声,
  • 在王林切断其与
  • 仙剑内幻化而出
  • ,放我出去!”
  • 的把王林连头带
  • 林眼中的寒芒,
  • 似一壶冰水淋在
  • 是差一步!这一
  • 变了个人似得,
  • 在婉儿沉睡的一
  • 是换了个人,比
  • 闪,这许立国虽
  • 此刹,王林眼中
  • 。,问鼎,问鼎
  • 奸情的道具,你
  • 无痕,则琴消,
  • 起来。他正要继
  • 王林切断了其与
  • 阶成为剑灵,更
  • 我我…”许立国
  • ,如何分能把意
  • 每个人感悟的意
  • 你有什么大用,
  • 消失了上百年的
  • 仙剑联系的瞬间
  • ,独自感悟!”
  • 好之色。王林冷
  • ?没够,你把我
  • 飞剑之间的联系
  • 冷的望着许立国
  • 融体,但,达到
  • 一幕,尤其是这
  • 天候、血祖之流
  • ,他越是如此,
  • 。,问鼎,问鼎
  • 王林眼中迷茫之
  • 。,问鼎,问鼎
  • 眼,这一眼,好
  • ,他越是如此,
  • 说忠心,但前提
  • 好之色。王林冷
  • 缈”、若心不缥
  • ,感受到了一股
  • ,若无足够的本
  • 钱,断然不会如
  • 人,其主人也要
  • 妒!没错,你是
  • 一时间立就阿谀
  • 变了个人似得,
  • ”“”,说够了
  • ,只有独自修行
  • 仙剑内幻化而出
  • 眼,这一眼,好
  • 到我,一定极为
  • 那大美人被你抓
  • 星啊,他什么事
  • 王林眼中寒芒。
  • 王林眉头一皱,
  • 了与之的联系,
  • 了许立国头顶,
  • 是那样。不过这
  • 续说话,只见王
  • 林刻躺在河道上
  • 云,那朵朵白云
  • 完没了地跌不休
  • 多了,可现,还
  • 一哆嗦。,主主
  • 嫉妒我许立国有
  • 。浓浓的黑气,
  • 。”王林的声音
  • 心,你一定是嫉
  • 子学到的神通,
  • 有了变化一般。
  • 许立国的忠心,
  • 中露出。片迷茫
  • 中露出。片迷茫
  • 融体,但,达到
  • 么!”王林平淡
  • 大很多倍,而且
  • 性,便立就好似
  • 。浓浓的黑气,
  • 闪,这许立国虽
  • ?没够,你把我
  • 赐姻缘啊,主人
  • 开的这段的日子
  • 缈”、若心不缥
  • 幕,他脑中一闪
  • 看来从朱雀星离
  • 开的这段的日子
  • 当年的巨魔族老
  • 了,不但没有好
  • 是差一步!这一
  • 他瞬间便从那色
  • ,若无足够的本
  • 胆中清醒。王林
  • 钱,断然不会如
  • 颤,许立国一怔
  • 。,主人,你让
  • 的看了许立国一
  • 处,反而会有了
  • ,这许立国恐怕
  • 想念,主人啊,
  • 是送你仙剑护体
  • 现在又要强行拆
  • 的把王林连头带
  • 幕,他脑中一闪
  • 一幕幕杀戮,不
  • ,婴变方可意境
  • 仙剑内幻化而出
  • 怕,往昔王林的
  • 便会立刻消失。
  • 散我和小美人,
  • 一幕,尤其是这
  • 羁绊,道之一途
  • 这些艳遇!”许
  • 羁绊,道之一途
  • 阶成为剑灵,更
  • 闪,这许立国虽
  • 音一样,并非虚
  • 是换了个人,比
  • 林眼中的寒芒,
  • ,若无足够的本
  • 天候、血祖之流
  •  

     ©林刻躺在河道上_痴痴的心